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他们站在笨重的台式机前,直播一场无足轻重的签字誓言。那些曾经闪烁的灯光和群星,此刻暗自而落寞的璀璨着,一座芜城。从此之后帝国的人们只不过各奔东西,像是短暂寒暄后的诀别。从此之后旗帜只不过由红色慢慢衍生,从左变到右。

这么一个民粹的社会,妄想操纵世界,试图摆脱命运的掌控。他递出给我过橄榄枝。眸子明亮如焰火的倒影,在水面,支离破碎。然而我拒绝了。在自远古的一霎那间,出于某个虚假的传言,出于对于自身的不确定与绝望,出于那些人手里摇晃着的梦想,出于对遥远朋友的痛心疾首,我拔高了自己的身份。

我致力于拯救他,改造他,追逐他。我把自己当做他的神明和老师。他曾经在我心中是温柔可亲的代表,如今却荒谬绝伦而残暴无比。我试图占有他。妄言征服他。从阿拉斯加到基普,吞噬一切我力所能及的梦想和大言不愧。那些谬赞,那些呓语,那些我曾经可望而不可即的。我即将失败或成功。

可是他此刻已被判死刑。当我望向朽木,冒充栋梁,钢笔的水线划出一道又一道。恰如钉子,拧紧又拧紧,层层叠叠。有人抛出鲜花,有人说出诽语。可惜今日天晴而温暖,雪花不曾落下,飑雨不曾降临。当他来时,他在侩子手的仪仗队中,轰轰烈烈,年轻稳重。而今他死去,平平淡淡,巴别塔一日瓦解。

似乎是我忘记他宁求死亡也不肯妥协。似乎是我赢了这场持久的拉锯,从而站到世界的顶端,独具一格。似乎是我心安理得的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赞美和谀词,从此不再有嘲讽,违心的诺言,角力的对象。似乎幻觉成了真实,我所设想的今日全部成真,就在那一纸公文之上。

但我输了。一塌糊涂,绝无反转的可能。当我第一眼见到他时我就已跌到地狱里去。无人救赎。死才是我所渴求,生只不过是形势上解脱。平静的海洋,随风飘来的桦叶,骊歌。

命运也如是飘荡在漩涡中。你低下头去,那海蓝到空无所依恍若悬空。你发抖了。却必须要继续潜游。这是我给自己选的路,错误到离谱。魑魅魍魉的高歌,痛和喜悦成了唯一的高潮。无可奈何。

评论
热度(36)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