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他那无光泽的黯淡的头发,此刻在阳光下轻微的闪着光。那钟声拽住我的神智,仿佛波粼斑驳的湖面轻微泛起涟漪,空间如今重重折叠。迷失方向的蝴蝶偶尔晕头转向的冲与我身边,漩起一阵嘈杂的风声。

“假如我死了,”他问我,“你会献给我一束花吗?”

“不。”我说。“我将唾弃你。”

“而这正是我想要的。”

伊凡神经质的大笑起来。和着鼓点,钟声和小提琴的锐音,和着午后的阳光,水流和空气。我在一千年后的湖边醒来,笑声仿佛穿越过层层时光直达我耳边,混着旧事的香记忆的厚,掺着奇异的悲凉和莫名的愉悦。顺其自然的铺展于天际,仿佛厚重的油画,从一角倾覆而下。
评论(4)
热度(45)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