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我圈养了一个囚犯。
我喜欢抱着他,就像多年以前他曾经礼节性地抱着我,热情下囿有寒流涌动。他的皮手套已经不知道废弃到何处,十指冰凉。没关系,我可以把它们捂热。无处安置的莫名情感已使我燃烧成熊熊烈火,血液,骨髓,肌理纹路,飓风雹雨。疼痛不安。我希望我的热度可以随着指尖顺着蓝色的血管传递进他的心脏,太阳融化冰川骨架。花苞开花。好璨一片,耀眼晃射有如金粉扑洒垂下。
今早出门前我照例亲吻他的眼睛。靛青近乌,同时光禁止在二十七年前。我在他的眸子里没有见到自己微笑的身影,只见到一团赭褐火焰,悲伤,压抑,愤怒地无声嘶喊,扭曲成光怪陆离。无依无靠,被万生打击成小小火星。
除去苦难我一无所有。窗外的雨泼泼洒洒,天地一派肆意苍茫汪洋。河上水汽翻腾,什么也瞧不见。枇杷树墨绿的叶同枝桠砸在百叶窗台,风雨孤舟。只有佛塔的金顶,天际遥遥地闪着光。我的囚犯眼中倒映着远处的那点亮色,永远的一言不发。
空气似飘渺虚薄。

评论(2)
热度(54)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