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我所在意者,皆不在游驹之中。

我所恚恨者,皆已于鞍山之角。

当我抬起头去注视那天,云在河水中哗啦啦流动,芽绿飘在破冰上。他似乎依然在等我,远远的,幽幽的,像是孤灵徘徊于原野,死者回荡于故乡。我曾经赞美他沫白的碎发,我曾经渴求他流转的眸光。我同惊弓之鸟般爱他。

如今我怀念他。

我疯狂地怀念着伊万·布拉津斯基,好如他被我葬在群山之巅,星丛之下。

评论(5)
热度(53)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