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我突然有些慌乱。

仿佛如同从前某天,山花信开水流碧漫,到处都是笑语嫣然,少女的脸庞粉嫩如同玫瑰花瓣。种植园里散落着三三两两的身影,语腔刻意散乱优雅,声音压低有如细小露珠落下它压弯的纤枝簇芽。

客人在此处,远道而来的客人。所有人都窃窃私语,无论是劳作着的黑奴,谈趣的蔻华,亦或是我身旁策划事物的官员,管家以及等等人选众物。

看啊,他们说。有一株笔挺的白桦树要带着他肩上发上落着的霜痕来到我们这了。来到我们拥有带电般蓝眼睛的主人这了。他随着洋流,随着鱼群,随着风雾,随着自由。如远方天际劈开浓厚黑暗的亮紫色火焰流星,自由随着他的意志一块奔来。

我那时已经是少年人的模样了。一个新生的,弱小的,除了反叛精神一无是处的意志体,现在终于开始策划以咖啡取代红茶,以子代取代母族。我的身边渐渐簇拥着人群。我有着微薄的力量,如涓流萤石蝶翅之翼,同细雨无声落地之时。在此之前我从未遇见过俄罗斯,寥寥几封书信往来而已,格式内容褪去繁琐和公事,不过几行单调干瘪的无趣慰问。我不知是什么复杂利益促使他那被狐裘珠宝装饰起的皇族决定明确与不列颠尼亚决裂,或许是嗅到如雨雾般散开的帝国倾颓之前小小的螺丝松动前兆,亦或是触景伤情回想起刚刚挣脱几百年的枷锁荆棘,亦或是纯粹推波助澜,在旁落井下石拭目以待。

今日我将第一次正是和他会面。我穿上了我唯一拥有的西装,打好领结,衬衫被浆洗的微微发硬。被拘束和紧张之感,以及不知从何而来的些许厌恶,利口酒的甜味还残留在舌尖。他们说脸上表情要严肃诚恳同时需要乐观向上不失喜悦赞美欢愉,嘴角弧度三分半,眼神适当放松减去锐利,握手时我手应当在下以示主权在其和谦让,不可以同辈之礼互称你我。可是我只觉涨得难过,似乎有什么从心中一直翻涌到胸胃,图以穿破肺腑血肉凌空腾出。而我为了掩饰这莫名的悸动,只能提起微笑,就像我几百年前被发现时所做般舒展眉目挺起胸膛。我没有玫瑰和月季,但此刻野葵已然开放。我只有它。安静且蓬勃的开放着……就像生命垂死濒危之际挣扎爆发一样。

当时他是这么对我说的。远道而来,一句话。他看着向他递出葵花的我,笑意似明非明,紫色清透却又深不见底。我不知道他是说我还是说那芳华,但是伊凡•布拉津斯基就此闭口不谈。还有一句风捕捉的呢喃轻声,多年以后,也就是现在我突然记起,布拉津刀刻般锋利的薄唇开开闭闭,微而难寻。他赞美我的眼睛。宛如闪电般明亮的蓝色啊,愿你带来希翼与光明。

评论(4)
热度(43)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