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我不想笑。神啊,饶过我吧。

我已经对这单调拉扯肌肉的僵硬动作感到厌烦。

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觉得我天生应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百年时光光长脂肪不带脑子。永远都是笑着的除了疯子就是傻子,也不知道我被归类于哪一档。不过我反正也无所谓了,现在。因为如今我无论与人对视或者面向镜头,都会下意识扯出欢快明媚的笑容来,无时无刻不保持好心情以宣示霸主国家应有的气度和胸怀。

可是伊万•布拉津斯基看穿过我。早在久远的倾茶事件以前。那时他自远方而来,穿过重重迷雾和海洋,越过鱼群和风暴,貂皮披肩上露雨未干留有珠饰光辉。晚上我们在南方庄园里觥筹交错,讨论宣战事宜。胆小鬼和激进者争论不休面红耳赤,大有翻脸不和之嫌。唯独他身处风暴中心,仍然面带微笑漫不经心,偶尔出声告诉我酒品不错年份刚好。当时我们全都奉他为远方寒国之友,敬为老师一类友好人物。

我曾听见那些侍女小姐偷偷在背后讨论他的笑容是如此完美优雅毫无死角,像是普照阳光一样暖人心腑。亮色倾洒在针叶林里,波涛起伏,每一寸细小的光辉都被反射出耀眼的七色光芒。可是我在那个夜晚全然没有感受到一点热度;他的笑容之下隐含着冰冷的寒流,破碎冰层在其上摇摆不定沉沉浮浮。紫色花纹于天边一角照亮支离天空,伴有索尔阵阵怒吼。黑色泡沫冲击海礁悬崖,奔涌不息,狂啸着爆发猛烈笑声,像是要征服整个世界已至大空宇宙。

“你的笑容假到令人作呕。”很久以后同在一个夜晚我这么告诉他,燃烧的雪茄中含有肉桂香气。于是他微笑着过来吻我,在野兽撕咬之余我听到他含糊的说:

“亲爱的,你也不差。”

评论
热度(80)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