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我想哭泣。

这不仅仅是由于酒精和大麻的迷幻作用,也不仅仅是夜总会的灯光照得我目眩神迷。听着。我不是什么软弱亦或是少了他不能独活的痴情男人,也不是什么在地愿作连理枝在天愿作比翼鸟的爱情机器。我没有哭泣的理由,只有放纵和发泄。无畏无惧。

他们说我需要庆祝、狂欢和放松。需要和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度过一个美好而温热的夜晚。温肤玉体伴我左右。他们说我需要刺激、性和高潮。需要做一场演讲,诅咒这新生的美妙世界,愿霸权和衰弱的阴影缠绵于帝国。

我的爱情和憎恶悱恻一同。在他于昨日死去的枯枝败叶之上。在他轰然瓦解时莫斯科艳阳高照的风云之中。在檞寄生的梦幻游离之间趋于起伏。

我没有理由哭泣。恰如没有理由爱上他,却以一生一世的爱情之名蹂躏失去他的霸权。我理应恨他。憎恶他到骨子里。每个基因和线粒体都叫嚣毁灭他的人民,他的国土,他的矿产工业以及遗留下来的所有一切。

但是。在此刻我醉眼朦胧,欢呼声从四面八方如潮水般将我淹没。我却突然清楚的认知到,正是我的恨意给了我拼尽全力飞蛾扑火的理由。

给了我哭泣的理由。

评论
热度(66)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