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阴影死在我眼里。

【敦芥】如果

我是空枝,取空然枝头之意,望百花丛开之景。

【敦芥】如果

如果这两个字,我曾经在心里想了千万次。想的对象不尽相同,但是那些话语从来都没有多多少少干扰事态,无论好还是坏。

该遇到的都遇到了,该做得打算依然得做,还有负伤和濒死。身体依然差,等等等等。我期望的一直都没来,至今仍做黑暗中的残兵败将,苟延残喘。

可是我就是戒不掉如果这两个字的感觉。就像一束虚幻的光一样,它使我感到天马上就要明亮起来,一切礼赞,鲜花,祝福和理解即将到来。你无法知道和揣测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在亮处活的坦然的人,你所抱怨的是我想都不敢想象的幸福。

那种能有家人可亲,灯火温暖,寒夜安眠的幸福。那种能够被人疼爱,疯癫嘻哈的欢愉。那种易碎却坚强如同细嫩幼苗的救赎。能过上平平和和安安然然的日子,不用去管心,肺,器官等脏器好坏,挥霍时间的一生,全都在我的如果一词之内。

我做最好的梦同时实现最坏的打算。我曾经想过如果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每天为生计疲于奔命,或许我会不满于现状。然而我太满足了。满足于有白日梦可做,有上司可服从,有老师可追随,有命能活着。

就像阳光一样,霎时间进来就再也不肯离去,非要在心口灼烧出一个热度,疤痕斑驳。就像无花之果南国红豆,恶魔的戚风蛋糕,甜蜜绵软直到心口。就像某个人的心,如此的干净纯粹,透明通亮,好如春风吹来水波微漾。我一望进去,从此迷失万象。

这就是这两个字给我带来的感受,如果;仿佛整个世界都被我所拥有。那些温暖把我融化,掺入万物,然后在瞬间打破离去,而我无能为力,只能哭泣。

我戒不掉它。我做不到。即使在大麻给予的短暂飘渺之中,我也不能忘记那种感觉,那种我拥有中岛敦,可以依靠他并被他所依靠的微妙感觉。那种我也被人所注视,赞赏,在意的感觉。

所以我现在要说,如果。我之前曾经浅吟低语它千万次,如今也是,之后也将如此下去。直到某天连它也厌弃我,我的心脏停止跳动为止。

评论(8)
热度(19)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