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这里,驾着那些星星/将它们抛锚,并加冕我自己为/风之王。

【敦芥】蜜桔(1)

传说中每个cp必备的史密斯夫妇au,emmmm终于忍不住下手(x)

【敦芥】蜜桔(1)

清晨芥川在中岛敦的抱怨声中不耐烦的睁开了眼。他朝东南方向扔出枕头掀被起床一气呵成,眉头一皱大有起床气挥霍不去之态。厨房里依然乒乒乓乓动静响的乱七八糟。砰!他眼睛半眯踢踏着拖鞋走进卫生间,一边刷牙漱口一边麻木不仁的听着中岛敦惊呼自己烤糊了面包碰掉了牛奶煎黑了鸡蛋,手忙脚乱终于搞定一顿早餐。

“愚蠢的家伙。”他得出结论,往脸上拍着爽肤水走出房间。“早安呀,听起来你又度过了一个美好而充实的早晨。”

“行了吧龙之介,”中岛敦咬着面包模模糊糊的说,“你一听就是来嘲讽我的。”年长他两岁的恋人看起来心情不错,施施...

我不想笑。神啊,饶过我吧。

我已经对这单调拉扯肌肉的僵硬动作感到厌烦。

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觉得我天生应该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百年时光光长脂肪不带脑子。永远都是笑着的除了疯子就是傻子,也不知道我被归类于哪一档。不过我反正也无所谓了,现在。因为如今我无论与人对视或者面向镜头,都会下意识扯出欢快明媚的笑容来,无时无刻不保持好心情以宣示霸主国家应有的气度和胸怀。

可是伊万•布拉津斯基看穿过我。早在久远的倾茶事件以前。那时他自远方而来,穿过重重迷雾和海洋,越过鱼群和风暴,貂皮披肩上露雨未干留有珠饰光辉。晚上我们在南方庄园里觥筹交错,讨论宣战事宜。胆小鬼和激进者争论不休面红耳赤,大有翻脸不...

你是知道孤单的感觉的。
像云一般梦浮,空间微波带起涟漪,模模糊糊连成一片河泽。藻绿和锈蓝交错蕴现。似天又似海。但是你的孤单还有阳光透过层层厚重阻碍弧弯渗落进来,不远处还有声嚣人海。
我曾经属于那里。
有人给过我新生和救赎。他的金发有如融金炼成,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好似天神加冕,星星点点的光芒烁于其上,织编一如纪初维亚齐众声和唱。俊美如同阿琉克斯,而我情愿做一湖水潭,倒映在他清澈却又朦胧潮起的眼中。
我们进行过一场比赛。随意把世界当赌注,挥霍军资财产,工业名望,人民幸福。把幻想当做可行实现,比谁更狂热嚣张不记后果,比谁更自负傲慢至死不休。舞台从地面到海底再到太空。异想天开种种可能,追赶、超越、并驾齐驱。谁比...

我想哭泣。

这不仅仅是由于酒精和大麻的迷幻作用,也不仅仅是夜总会的灯光照得我目眩神迷。听着。我不是什么软弱亦或是少了他不能独活的痴情男人,也不是什么在地愿作连理枝在天愿作比翼鸟的爱情机器。我没有哭泣的理由,只有放纵和发泄。无畏无惧。

他们说我需要庆祝、狂欢和放松。需要和一个金发碧眼的女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度过一个美好而温热的夜晚。温肤玉体伴我左右。他们说我需要刺激、性和高潮。需要做一场演讲,诅咒这新生的美妙世界,愿霸权和衰弱的阴影缠绵于帝国。

我的爱情和憎恶悱恻一同。在他于昨日死去的枯枝败叶之上。在他轰然瓦解时莫斯科艳阳高照的风云之中。在檞寄生的梦幻游离之间趋于起伏。

我没有理由哭泣。...

【冷战】漫谈

暗搓搓勾搭一个喜欢很久的太太(≧ω≦) @唉。 

【冷战】漫谈
迈阿密此刻暴雨如注,琼斯把门闩上,透过水障和玻璃的色弧,常青藤的蔓叶凝聚成一股旋风,往铁艺上击打呼啸。

传说在这么一个恶劣的天气中,上帝会更加仔细的倾听每一个的愿望,并以悲怜万物的心态使他们未了的心愿完成。当年伊万•布拉津斯基在一个隆冬的晚上,空教室里教他读一卷拉丁书籍,手指纤细而苍白,逐字逐句的翻译和点提。布拉津在阿尔弗雷德已经能勉强通观全文大意时停顿下来,紧接着突然问他道:

“阿尔弗雷德•琼斯,你相信人死后会以灵魂的方式继续存在吗?”

当时他被问得莫名其妙,不禁抬头来诧异的去看那个无神论者。风从未关实...

【敦芥】如果

我是空枝,取空然枝头之意,望百花丛开之景。

【敦芥】如果

如果这两个字,我曾经在心里想了千万次。想的对象不尽相同,但是那些话语从来都没有多多少少干扰事态,无论好还是坏。

该遇到的都遇到了,该做得打算依然得做,还有负伤和濒死。身体依然差,等等等等。我期望的一直都没来,至今仍做黑暗中的残兵败将,苟延残喘。

可是我就是戒不掉如果这两个字的感觉。就像一束虚幻的光一样,它使我感到天马上就要明亮起来,一切礼赞,鲜花,祝福和理解即将到来。你无法知道和揣测它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作为一个在亮处活的坦然的人,你所抱怨的是我想都不敢想象的幸福。

那种能有家人可亲,灯火温暖,寒夜安眠的幸福。那种能够被人疼爱...

【冷战】颠沛流离

复健一样的存在。应该是甜的。 

【冷战】颠沛流离

当伊万找到阿尔弗雷德•琼斯的时候,他已经躺在草地上睡着了,就像死去一样。晚下的夕阳半沉,橙色的笔触草草打在天空,肆意而任性。

他没有叫醒琼斯,只是俯下身坐在草坪上,随手拔根草叼着。一只蚂蚁顺着发爬上琼斯的脸庞,他看这小小纤弱的黑色昆虫,不禁觉得好笑。可是伊万并没有将它拂去的意图,反而饶有兴趣,想它如何爬行。琼斯的脸上有些雀斑和打架留下的细小伤痕,在斜阳照射下略带古铜,他像是长成一个大男人了。

可是并没有。你我心知肚明,一个成熟的男人不会在醉酒的午后弹着吉他,狂言放下种植园不顾,带着情人去颠沛流离浪迹天涯。他不会为了一个农奴的死...

深夜。一半几率中考考砸的我,不知该何去何从,无法入眠。
小城市人的命运。


我是空枝。取空然枝头一意,望百花丛开之景。

由于百粉在即,决定点梗。

a.夜已至晓。第三人称。阿富汗战役,上校伊凡•布拉津斯基与战俘阿尔弗雷德•琼斯两个人的故事。内含大量人格侮辱,语言暴力。非典型he。

b.破晓之光。米第一人称。娘塔。艾米莉•琼斯和安雅•布拉津斯卡雅,两个人从1775年一直挟到1995的故事。其中沙苏俄三个时期露均有不同。一句话,仿佛同三个人谈恋爱。R15及以下,娘塔。非典型he。

c.漫谈。第一,第二,第三人称混杂,意识流。空间时间顺序全乱,哲学人生探讨以及宣扬灵魂。爱情永生。回忆和现实。伊万死在十二年前,琼斯的回想。每一句话都在埋和挖伏笔。非典型he。

d.万物...

我已经来了。她笑道。
我们在夏威夷的海滩上,阳光,美女,色彩斑斓的鸡尾酒。到处都是被晒成小麦色和浅棕色的皮肤,懒洋洋地风情万种的女人和她们喝着小酒的男人。欢乐而闲适的气氛。
“来呀,你不需要涂香柠檬油。”我说。“这真是个放松的午后。”
“是的。”安雅赞同我,她边点头边坐在我旁边,随意拿起一杯饮料浅啜一口。“梦中的午后,琼斯,梦中的阳光和午后。很难令人相信它是真实的。”
“可是你现在不就在我身旁吗?”我侧过脸去。我们的距离在一点点缩小,然而她并没有躲开或略有偏差。她的发间夹杂着极为清薄,极为淡远且令人宁静的香气。那来自并不属于艾米莉•琼斯的极寒国度,飘逸逃散的远方林木,山谷间水汽蒸腾,七色光圈晕染视野。...

© Gorgeous | Powered by LOFTER